太空战美国太空战装备及太空战能力

发布日期:11-28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THAAD的作戰流程是:當預警衛星發現來襲飛彈後,雷達進行遠距離搜索,捕獲目標後即對其進行跟蹤,並把跟蹤數據發送至作戰管理系統,管理系統立即制定攔截方案並對飛彈進行射擊單元裝訂,隨後飛彈發射;雷達同時跟蹤目標和飛彈,並嚮導彈傳送修正的目標數據,對飛彈進行中段飛行制導,數分鐘後動能攔截器被釋放,進行自動尋的飛行,直至和目標相撞;在碰撞之前,KKV的紅外成像導引頭可以將目標圖像信息傳送給作戰管理系統進行毀傷評估,如果沒有命中目標,管理系統根據雷達和KKV提供的信息評估後將發射第2枚飛彈實施攔截。這種作戰方式稱爲射擊—評估—射擊。但是THAAD的攔截高度區間只有110千米,彈道飛彈彈頭穿過這段距離只需要30秒左右,顯然留給第2次射擊的時間是很緊張的。因此THAAD的改進方向是繼續增大攔截高度和射程,採用兩級火箭發動機,這樣不僅可以增加第2次攔截的機會,還將具備反低軌衛星的能力。

美國太空軍事力量指揮體系

那麼對於龐大的太空軍事力量美國是如何進行控制和指揮的呢?早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就建立了航天司令部,到2002年,航天司令部和戰略司令部合併,成立新的美國戰略司令部。新戰略司令部職責主要包括:控制美國核力量、實施太空軍事對抗、計算機網絡對抗、戰略預警和全球作戰計劃等。戰時該司令部將負責美全球飛彈防禦的一體化作戰指揮。戰略司令部下轄空軍航天司令部、海軍網絡與航天司令部、陸軍飛彈防禦與航天司令部。由於美國90%的航天力量都歸空軍掌管,所以空軍航天司令部就成了美國航天力量的主體。其遂行的主要任務包括太空力量支援、太空控制、力量增強、維護和使用美國的陸基洲際彈道飛彈、計算機網絡進攻與防禦。空軍航天司令部下轄第14航空隊、第20航空隊和太空與飛彈系統中心。其中第14航空隊是美軍太空軍事力量的骨幹,負責美軍在全球作戰中航天力量的作戰計劃和具體部署,以及監視、預警、衛星指揮與控制在內的航天活動。其所轄的5個聯隊和1個聯合航空航天作戰中心共編有155個單位,被分布在全世界44處基地。其中第21航天聯隊是美國空軍惟一一個爲各大司令部和世界各地的美軍作戰部隊提供全球飛彈預警和太空能力的部隊。該聯隊還負責對地球軌道上9500餘件空間物體實施「不間斷」的監視與跟蹤,並將觀測圖像記錄在其「空間目錄」資料庫中。

高超音速飛行器也是美國實現「全球快速打擊戰略」的重要武器之一

美國反太空能力評估

儘管太空作戰的武器平台、戰場空間和空中作戰是不同的,但我們仍然可以通過空中作戰的發展規律來推測太空作戰的發展趨勢。20世紀的空中作戰經歷了3個主要階段:偵察與通信支援、爭奪制空權和從空中對地球表面戰場實施大規模攻擊。因此太空作戰也應該經歷相似的3個階段,先是提供太空信息支援,然後是爭奪制天權,最後是形成對地球表面進行戰略打擊的能力。目前美國的太空作戰能力應該是處在從第一階段向第二階段過渡的過程。由於冷戰時期的高強度投入,美國在20世紀基本上完成了第一階段,進入21世紀後則開始向第二階段推進。

星球大戰計劃想像圖

那麼美國的反太空能力究竟如何?2019年蘭德公司的研究報告《中美軍事記分卡:兵力、地理以及不斷變化的力量平衡(1997—2019)》對此類問題進行了評估,報告中對美國的反衛星作戰能力進行了定性分析。截止到2019年1月31日,美國有526顆在軌運行衛星(其中30%爲軍用),其中情報、監視與偵察衛星45顆,導航衛星36顆,通信衛星320顆,地球觀測衛星55顆,太空科學衛星18顆,技術開發衛星52顆。由於相關條約的限制和國際社會的反對,任何國家都很難明目張胆的大力研製和部署專門的反衛星武器系統,所以美國目前的反衛星能力還主要來自軟殺傷手段。2002年美國空軍就開始研製反衛星通信系統(CCS),這是一種對通信衛星實施機動干擾的系統,能夠用射頻干擾敵方衛星的上行/下行鏈路,阻斷敵方的衛星通信。到2019年已經裝備了至少7套,分別部署在新墨西哥州霍洛曼空軍基地的第4太空控制中隊和科羅拉多州彼得森空軍基地的第76太空控制中隊。此外美國研製的衆多高能雷射器也能對低軌道的光學偵察衛星實施致盲攻擊。特別是美國裝備在龐塞號船塢登陸艦上的一台30千瓦雷射裝置可以全球機動,是較理想的反低軌道衛星武器。美國對衛星的硬殺傷能力主要來自其已經部署的反導系統,因爲在太空中反飛彈所需要的跟蹤、瞄準、制導等技術其實和反衛星是一樣的。

2008年美國海軍就確實用1枚標準-3反導飛彈擊毀了一顆失效的低軌道偵察衛星,這說明反導系統只要稍加改進就能用於反衛星。就硬殺傷而言,衛星的軌道越高就越安全,在低軌道(高度300~2000千米)運行的主要是情報、監視與偵察衛星以及氣象衛星等,這些太空目標受美國反導系統的威脅最大。對於運行在高軌道上的通信衛星和導航衛星來說基本不必擔心受到硬殺傷,但美國強大的干擾能力對其構成很大威脅。近些年來某些地區軍事大國開始部署海洋監視衛星,用於監控海上目標太空戰,這對美國航母戰鬥羣構成了較大威脅,蘭德報告認爲使用電子干擾是反制此類衛星的有效手段。但因爲這些海洋監視衛星主要監控西太平洋地區,並且運行在低軌道,覆蓋範圍小,如果要進行干擾,干擾裝置就必須布置在目標區附近才能發揮作用,這樣自身就很容易暴露並遭到攻擊,所以風險很大。總的來講,蘭德報告認爲以目前美國的反太空能力能夠對地區軍事大國的衛星系統構成中等程度的威脅,其中通信衛星受到的威脅最大,而且隨著美國反衛星通信系統平台數量和性能的提高,這種威脅將持續上升。但要注意,美國的潛力是十分巨大的,如果真的成立太空軍並下決心大幅增加投入,特別是研製並部署天基武器系統,那麼美國的太空戰硬殺傷能力很可能將得到躍升,可以明顯和其他國家拉開距離。

在天對地戰略打擊能力方面太空戰,美國也進行了探索,例如發展空天飛機等

結 語

綜上所述,美國的太空戰能力在提供太空信息支援方面已經非常全面、非常強大;在爭奪制天權方面,美國目前主要依靠地基高速動能武器系統,不過離理想狀態還有不小的距離;在天對地戰略打擊能力方面,美國也進行了探索,例如發展空天飛機和亞軌道高超音速飛行器等。太空作戰武器裝備和力量體系的建設,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型工程,所面臨的各種技術難題和障礙必定多如繁星,即使要達到冷戰時期「星球大戰」計劃所構想的那種水平,也還有很長的距離要走。美國的反導技術路徑,從20世紀50年代的地基核攔截,到80年代的天基攔截,再到21世紀初的地基動能攔截,每隔20~30年進行一次技術躍升,但結果都不很理想,未來可能還是要走天基定向能武器的技術路線,最終實現恐怕要到21世紀中葉了,跨越100年。到那時飛彈核武器的戰略地位才有可能大幅降低,或許有新的戰略武器替代它的位置,從而展開新一輪的較量,永無止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